分享教会传统
善度信仰生活

[随笔] 我们应当唱什么赞美诗?

我们应当唱什么赞美诗?

有弟兄问我,在大学生夏令营之中,带领“敬拜”要唱什么诗歌?我说,你随意即可。他说,选择我们安立甘宗的诗歌,例如像“晚祷歌”这样的诗歌。我说,你确定?最后我建议他若是要选择比较保守的赞美可以选择赞美诗增订本。

(晚祷歌之曲调为节奏自由,是比较难唱之圣诗)

翌日,他回馈说,他的组员一致反应认为这些诗歌太老了,没办法唱,要唱新歌,不要这种老诗歌。这种反应,不出我所料的。

那么,在这里就简单讲一下,我们应当唱什么赞美诗。圣奥古斯丁说,圣歌唱得好等于双倍的祈祷。那么,当圣奥古斯丁如此说的时候,第一,圣歌指的是圣咏,而非我们现在很多人喜欢的,所谓的“流行曲风的赞美诗”,第二,得唱得好,才是等于双倍的祈祷,不是张口就是双倍的祈祷,唱歌是有恩赐的。那么,唱诗我们要唱什么内容?

圣经之中,诗篇是一个赞美诗集,是犹太人用于圣殿崇拜的曲目。但,不仅仅唱诗篇,使徒时代开始就有很多的颂歌,并且这些颂歌被写入圣经之中。

例如腓立比书2章5-11节

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:他本有上帝的形像,不以自己与 神同等为强夺的;反倒虚己,取了奴仆的形像,成为人的样式;既有人的样子,就自己卑微,存心顺服,以至于死,且死在十字架上。所以,上帝将他升为至高,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, 叫一切在天上的、地上的,和地底下的,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,无不口称“耶稣基督为主”,使荣耀归与父上帝。

这就是是古代之颂歌,而被使徒保罗选择写入他的书信之中。

按着圣公会的传统,我们唱诗篇有安立甘颂调。这安立甘颂调是对额我略圣咏在英格兰的本色化。香港圣公会就出版一本《诗篇集》里面包含了150篇所有曲调,也包含了圣颂,总祷文和寝前祈祷文。

圣颂,即早祷和晚祷诵读经课之后,所唱诵的内容。这些内容都是来自圣经。

皆来颂:诗篇95篇。我主颂:三童歌29-34节,参但以理书3章23-24节。万物颂:三童歌35-66节。以色列颂:又称为撒加利亚颂,来自路加福音1章68-79节。欢呼颂:诗篇100篇。尊主颂:路加福音1章46-55节。新歌颂:诗篇98篇。怜悯颂:诗篇67篇。西缅颂:亦称呼为求主颂,来自路加福音2章29-32节。

在中古世纪教会的弥撒经书之中,他们的所咏唱的圣咏之歌词都是来自经文。按着当时圣祭礼的程序,有进台经、升阶经、奉献经、领后经,这些都是咏唱的部分,当然歌词也都是来自经文。

当然我们不仅有改编自经文之颂歌,也有一些例外的:例如恩光颂:它是1、2世纪的赞美诗至今在日课的晚祷之中被使用。

恩慈的真光啊,纯洁而辉煌,

从天上永生圣父而出,

耶稣基督啊,圣洁而多福!

现在夕阳西沉,我们眼见暮色苍茫,

我们歌唱赞美上帝:圣父、圣子和圣灵。

无论何时,你都配受欢声赞扬,

上帝的圣子,赐生命的主啊,万古千秋,永被尊崇。

亦如赞美颂:4世纪的一首拉丁文赞美诗。圣公会传统之中,早祷第一经课之后,基本都是诵读或者咏唱此首赞美诗。传说是圣安波罗修或希坡的圣奥古斯丁的所作的。

那么,例举如此之多要说明什么呢?

第一,我们的赞美诗的历史和我们的圣经一样悠久,因为圣经就是我们赞美诗丰富的资源宝库,我们可以从其中提出我们所需要一切的赞美诗。那么,我们的信仰是如此的古老,那么,我们的赞美诗也是如此的古老。因为唱诗是伴随着我们的新旧两约的所有圣徒。

第二,赞美诗是从素歌(即额我略圣咏)和经文歌词到现在的所谓“现代的赞美诗”是有一个转变过程。素歌由于咏唱的难度,例如,强调无情欲的咏唱,单单的赞美上帝,例如,素歌的曲子对于歌咏者的素质要求之高,以至于不能会众,而仅仅是让诗班咏唱。到了宗教改革的时候,教会改革者们开始重视会众唱诗,他们开始利用一些当时众所周知的曲调填上歌词成为赞美诗,以便会众唱诗。而后产生的多声部的赞美诗,因为受了后来音乐的影响,强调唱歌需要感情,与素歌的要求截然相反,以至于有圣乐家反对,说如此靡靡之音如何可以用来赞美诗上帝。而到了近现代更是受了现代、摇滚之类的音乐影响,谱写所谓的“流行曲风赞美诗”。这类赞美诗短,歌词简单,发泄情感,但无法表达正确的教会思想与神学内涵。

第三,在教会历史之中写作赞美诗与编曲之人,都是教会之博学人士,他们精通教会的神学。但是,西方教会长达千年的时间只有经文诗歌,并非能随意的作词。因为,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,人表达是有局限的。但是,经文表达是没有问题的。并且经文诗歌是经过历代的主教和神学家修缮,是足以表达我们的信仰。而现代所谓写赞美诗之人,可能就一感动就有无数的诗歌。例如,某敏,所谓没有学过编曲和作词,但是,写了无数的“赞美诗”。但,从教会神学来看,这些只能是口水歌,而非真正的赞美诗。

第四,如果三四百年前的赞美诗是古老的,不合时宜的,那么,圣经之中最古老是书卷是三千五百多年所写,那岂不是更不合时宜?耶稣是两千年诞生于世界,并大概于公元33年升天(所谓有更精准的时间大概为主后30年)。那么,耶稣岂不是一个不合时宜的老人家吗?所以,唱诗和选诗歌并非是一件简单的事情。在目前大陆教堂之中,歌本数量之多数不胜数,但是,可以很肯定的是大部分赞美诗是对基督徒之灵性没有任何益处,甚至会让人陷入错误之中。因为歌词是错误,歌曲是乱编,或者乱借用的。

例如:《迦南诗选》,《恩泉佳音》,《赞美诗歌》(1218首),《天韵之声》等等。特别是《恩泉佳音》全本曲调乱改,歌词乱改,是完全不可以使用之歌本。但是,现在很多的教堂在使用。

那么,我们要用什么赞美诗?在此,笔者推荐下列两本圣诗集:

《普天颂赞》1936版,这版本是由当基督教在华六大公会联合编撰,是作为标准诗歌集。此书可以从孔夫子旧书网买到。

《诗篇集》,香港圣公会礼仪专责委员会出版。若有能力则可以唱诵此颂歌。

诗篇40:3 他使我口唱新歌,就是赞美我们上帝的话。许多人必看见而惧怕,并要倚靠耶和华。

诗歌的力量是让人看见上帝的大能,并非让人沉溺在私人之情感上。

但愿我们都唱诵正确的诗歌进行赞美上帝。

但愿荣耀归于圣父,圣子,圣灵,起初怎样,现在以及永远也是怎样,世世无尽。阿们。

赞(2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希伯伦 » [随笔] 我们应当唱什么赞美诗?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无论多少,均为恩典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