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教会传统
善度信仰生活

忆父亲

本文写于2018年6月8日

今天是老父亲去世八个月又七天。最近不停地想起来他。实在的说,他不能说是一个坏人,只是他不顾家罢了。

最近想起的原因是,妻子由于怀孕的早期和中期的唐氏筛查皆为高风险,故此就去温州的医院检查。每次从停车场出来,经过那买各种吃的走廊之时,就想起来他来。

当初,我带他去温州检查的时候,也是从这边走的,那时候是去检查,并且剪了一些组织细胞做病理检查。结束之后出来,在这走廊上买了一个饼。我问,还要吃啥没有。他摇了摇头,没有。

实际上也是很小的一件事情,最近不停地脑海里面回放,总觉得自己愧为人子,虽然这个父亲比较不尽责。

从我小时候,他就是不顾家,赚钱自己花。我母亲那时候没有赚钱的能力,也不给家里买菜的钱。从我记事开始,总是看见母亲在忧愁,生活的钱怎么办,我的学费怎么办,过年有人来讨债(这还是我父亲欠下的)。她也就是我结婚之后,她才没有在忧愁生活的来源。

父亲,却是抽烟喝酒,打麻将,生活自己过的无忧无虑。而等他渐渐明白似乎要为家里要做些什么,为家人赚钱的时候,却是因之前的酗酒而中风了。虽然恢复的很不错,但却失去赚钱的能力了,继而家里的开销支出,我读书学习的学费生活费依旧是我母亲辛苦赚来。

所以,有老一辈的人说他,真享福,因为,他一辈子没有为家里操劳过。甚至他因为喝酒过度中风看病的钱,还有其他大大小小的病花费的钱都是我母亲,后来是我的。我结婚的各种开销也都是我自己想办法解决。

所以,实际上他对于他家,也就那样了。

但是,毕竟是父亲,养育功劳少,也是有的。我想可能他没有提供足够的条件和各种支持帮助,培养我,甚至非常的不顾家。但是,他生病之时,作为人子也应该对父亲尽上本分。

可能是受到传统儒家的文化影响,父母的分量还是很重,当初某牧师劝我出国,我的回答就是:“父母在,不远游。”某一个朋友还说我,中了儒家的毒。

但是,这就是本分吧。对父母的责任,也是作为人子的本分。

现在想来,也是自己无能力。就从本身的呼召而言,传道本身的情况就是这样,既然做好了传道准备,也就预料到这种场景的出现。

现在比较纠结当初可以使用轻松筹之类的众筹平台,我想也可以为他筹集一个疗程的治疗费用吧。虽然,情况一定不好,根据询问熟人专家,这种病况基本是没救。

就像很多人一样,即便药石无灵却仍旧求医。只为求一心安。

然而,那时候的选择却是不用这个网络平台,原因很简单。如果一个专职,窘迫到了一种程度,家人生病却无钱医病,需要通过轻松筹这样的方式筹齐医药费的话,那么,以后谁愿意做传道?谁家的子女父母会支持其做传道?除非本身就是富家子弟,不愁金银的。加强,专家的建议,过好最后的时间就好,也就没有做这样的事情。实际上,也知道有人,他也是传道,轻松筹目的是为妻子治病,实际上却没有治病而是买车,或者其他用途的。

所以,最近,只有一个感慨,愧为人子,虽然做了最理智的选择,无愧于教会,无愧于传道的身份,却有愧于父亲,这个愧虽然不大,只是一个小纠结。

然而写文不是为了炫耀自己,而是为了理清自己的思绪,让自己明白自己得与失,让自己更加坚定走前面道路,不管前面旅途如何,上主必定伴随左右。

愿上帝怜悯。

赞(1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希伯伦 » 忆父亲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无论多少,均为恩典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